会员书架
首页 > 其它小说 > 重生之萌登仙途 > 第89节

第89节

目录
最新其它小说小说: [综漫]走丢的乱步大人情色局【中短篇集】身下明珠娇(保镖 大小姐 高H)纵火捡个妖怪当相公他和她和他  1V2[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都市无双战帝(又名:不败神婿,主角:秦未央)[综漫]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摄政王的白月光是我娘总有忠犬想撩我R级迫降辛德瑞拉会梦见童话故事吗【海贼王】自由与火焰(剧情向H)卿涛停车场亲密关系情趣玩具设计师(1V1,SM)新欢旧爱青云不坠(古言 1V1)

“能够引得掌门真人亲自过来说,意味着这个陆氏剑修应该不是旁系的无名之辈,甚至有可能就出自嫡系。”

乔珩听着他说话,用神识在玉牌中一扫,只能承认萧然简直料事如神。

萧然见对方那样表情,自然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离十。

他在心里冷笑道:“金属性的单灵根,又是练剑的,看来是直奔着乔珩的断崖洞府来的呢。”

这一次的天阶集后,留下来的人中确实有几个十分出挑。

分别来自剡中陆氏和蜀中绪氏单灵根,莫寻山周围的修真世家也送来了四个双灵根

还有一个萧姓子弟,虽然只是个三灵根,但和萧然同出一族,也很打眼。

然而萧然却似乎只对剡中陆氏的人表现出不喜,这样乔珩有些疑惑。

猜不透他是真的因为陆承玮是剑修而反应比较大,还是其实心里都介意,只不过借这么一个代表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想。

“你放心。”乔珩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却让萧然立刻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心中为陆家人而生出的不愉快,突然就被抹平了,自己全身都舒坦了。

不是因为乔珩做出了保证,而是因为他愿意为他做出保证的这种行为,已经足够珍贵。

得到它的幸运已经完全盖过任何过往的不幸了。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某人终于笑了起来,跟平时一样,眉眼弯弯,一下子就笑到乔老祖心里去了。

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差点不自觉地坐到床铺上。

萧然哪里看不懂他的小动作,立刻伸出手把拽了拽乔老祖的袖子:“你过来给我靠着。”

若是有人在两年前告诉乔珩,将来有人拿你当“垫子”靠,你不仅不会生气,还会听命,乔珩一定会冷冷看一眼对方,道一声“无稽之谈”。

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自己替自己做出了决定……

待乔珩坐在床边,萧然就像没骨头似的,毫不客气地靠在他怀里,然后自己怀里还抱着个仰卧的小毛球。

“硬了是硬了点,不过尚可一用。”某人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类型,竟然开始对“靠垫”评头论足起来。

乔珩实在忍不住,才捉住他到处乱摸的手。

结果萧然竟然一点也没有被捉住的羞愧,反而理直气壮地说:“你自己摸一摸,看看硬不硬!”

乔珩:“……”

……

萧然舒舒服服地靠在剑修怀里,还是把翰景真人送来的玉牌给浏览了一遍。

虽然看到了不少有“意思”的消息,但在萧然这里却掀不起多少涟漪。

一方面是因为乔珩刚刚“顺毛”表了心意,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根本不惧这些图谋。

——管他牛鬼蛇神也好,阴谋阳谋也罢……断崖洞府有他这个主子在,就不是谁想进,想进就能进的!

根据这块玉牌,剡中陆氏的陆承玮是金灵根的剑修,蜀中绪氏的单灵根则是阵修。

倒不是蜀中绪氏不愿意送剑修过来,而是他们根本没有剑修——若是有,早就送来了!

因为跟陆氏不同,绪氏比较“专一”,一门上下俱是炼阵和炼器之人。

天柱峰峰主翰兴真人出自绪氏,到了青玉门拜师崇玄道人之后才改为专门炼器的。

这次蜀中绪氏的单灵根,却是个一心一意走阵符一道的小少年,拜师的目标自然不会是天柱峰的绪兴。

表面上来看,青玉门修行阵符一道的大能并不少。

掌门翰景真人和彰龙峰的翰惟真人就都是阵修,而崇法道人,则是青玉门最厉害的阵修。

在这种情况下,绪氏说自己“慕名而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拜在谁的门下,却是有大讲究的。

彰龙峰的翰惟真人常年被天柱峰的翰兴真人压着,暗地里较着劲呢,肯定不可能收下来自蜀中绪氏的弟子。

而那些修阵符的金丹根本拿不住这个单灵根的绪氏弟子,所以最后绪氏希望能收下自家弟子的,恐怕是崇法道人,退而求其次的,则是翰景真人。

当初指望着悦音仙子能够和断崖洞府的乔老祖结侣,谁知道事与愿违。

因为绪常悦的事情,蜀中绪氏和青玉门的关系一度有些尴尬,再加上绪兴境界跌落,整个天柱峰锋芒黯淡,从前的优势不复存在,大好局面彻底扭转。

如今单靠一个绪兴,恐怕还不足够弥补蜀中绪氏和青玉门之间的裂缝,所以他们才如此行事,将门中几百年一遇的单灵根送往青玉门。

如今崇法道人只有一个徒弟,若是他们的族人能够被崇法道人看中,那么一切就又会发生巨大改变了!

崇法道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是足以掌控整个青玉门的人,成为了他的弟子,恐怕比在家族里修炼,还要来得前程光明。

蜀中绪氏的单灵根跟陆氏的单灵根所求不同,但他们的存在,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外界所说,对萧然有着巨大的威胁性。

万一两边都成事,萧然肯定会被分薄注意力和宠爱,若是他们两面夹击,则他处境会更加艰难。

不过,萧然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

——不是他骄傲,试问哪里还找得到他这么聪慧机灵、天赋过人的徒弟?哪里还找得到他这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伴侣?

对剡中陆氏天生的厌恶,和对蜀中绪氏的无感,非常清晰明了。

但是萧然对这个莫寻萧氏的同族之人,却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来面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得到了萧然的身体,也得顺带承了萧然的因果。

萧氏对萧然有养育之情,还有培养之情,不论他们把萧然送到青玉门有怎样的盘算,这些恩情都无法否认。

所以在成为断崖洞府的隐形主人,又成为崇法道人的徒弟之后,他送了不少自己那次烈阳试炼得到的东西,或者用贡献点换的东西。

既然对方能把子侄送到青玉门,就是借弟子在青玉门站住脚跟之便,提高家族声威,那他就给对方这个脸面。

不像“孤傲清冷”的翰逸真人那样对族人不闻不问,萧然在物质上可是对他们不错的,算是为了原来的萧然“尽孝”。

当然,以逍遥真人的性子,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让他跟完全不熟悉的人还要嘘寒问暖、体贴入微,那恐怕没有几分真心。

之前为了避免露馅,少说少错,萧然跟他们联系得少。

近期随着礼物产生的书信往来也频繁些,但多半是对方来信内容多,萧然回过去得少,只总算没有完全不理就罢了。

当然,物质上大方,并不意味着萧然能容忍萧氏予取予求。

尤其是成为崇法道人的亲传弟子之后,他在书信中的语言更加矜持,就是为了避免升米恩,斗米仇。

这次天阶集开启,青玉门开山门收徒,萧氏自然也动了心思,在给萧然的信中肯定是会提起这件事的。

萧然不像翰逸真人,他不反感有萧氏的人要来青玉门,但收不收进断崖洞府,那还要看到本尊之后,考校了品性再做决定。

所以真有萧氏的弟子通过了天阶集,萧然也没有刻意去关注。

翰景真人甚至没有将这两个三灵根的弟子信息记在玉牌中,只是看到萧然之后,顺口也跟他说了说家族的事情。

直到那些通过了天阶幻境,又通过了第二层门内试炼的人,真正进入萧然眼中,他才知道翰景真人根本不是随口一提,而是根本在暗示他注意,却又不好明着说出来。

……

试炼结束之后,萧然知道了结果,灵谷田的弟子还算幸运,竟然都通过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中有部分人已经参加过一次试炼,虽然那时候以失败告终,但多少还是积累了些经验。

另一方面张余枫和青玉峰的谈同化一样,是非常负责任的大师兄,有什么经验都不藏着掖着,尽数告诉了灵谷田的其他人。

再加上灵谷田的弟子多半老实,即便天资尚显不足,但品性皆是不错。

所以在第二层试炼中面对真正困难的幻境,表现得不错,虽然偶有动摇,但到底坚持下来了。

只是,通过了这层试炼,却并不意味着就能留在内峰。

事实上,这时候他们要面临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考验。

因为那些与灵根天资有关的评判标准,也就是那些残酷现实的评判标准,已然开始产生影响,甚至可以左右那些内峰大能的决定。

这第三层试炼,其实有些考校实力的意思。

剩下来的三百人里,按照以往的惯例还要刷下去一大批,最后能留下来成为内峰弟子的,才不过三、四十众。

乔珩言出必行,说不考虑收徒,就连第三次试炼看都不看,摆出一副完全避开的意思。

而崇法道人在几个师侄一齐劝谏之后,依然冷淡地说自己暂时没有精力收第二个徒弟。

他还表示自己很久没闭关了,近期决定闭闭关,等十年一次的本门收徒之后就立刻执行,坚决让他们自己做(抢)决(徒)定(弟)去,不要到后峰打扰他,颇有一种“一朝被徒弟扰,十年怕收徒”的样子。

于是乎,身为崇法道人亲亲爱徒和乔老祖亲亲爱人的萧然在众人瞩目下“代表”断崖洞府出席了第三层试炼,看样子也要在这些新晋门人的两两对决中,为断崖洞府挑选可能的弟子。

这一下子,就有很多人倍感失望,也很气愤了。

毕竟怎么看,萧然也不可能给自己找个劲敌,带回去分薄自己宠爱的。

没有崇法道人和乔珩在场,翰兴真人直接跟萧然道:“这一次有不少天赋甚好的弟子,萧师弟可要为师叔和乔师弟好好看看,都挑回去才是。”

他其实一直不愿意承认萧然的身份,但对方成为了崇法道人的亲传弟子,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容不得他丝毫置喙,也不能在明面上表现出任何质疑的样子。

萧然见绪兴跟自己说话,微微笑道:“那我怎么好替师父做决定呢?”

他没提乔珩,是因为师父崇法道人的名头在这个时候更好用。

毕竟不论对于绪兴他们这样的师侄还是萧然这样的徒弟来说,崇法道人都是长辈,他的决定是不容任何人擅作主张的。

翰兴真人没想到萧然竟然如此直接地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能做决定,那就是一个都不会挑的意思啊!

“这怎么是替师叔做决定……不过是把好的孩子先收下,日后等师叔出关,也许看着会喜欢的,这样的好孩子,我们看着都喜欢,怕只有师叔亲自教导,才教得出惊世之才啊!”

绪兴这边原本打得就不是断崖洞府的主意,所以根本不介意对方不提乔珩,但是崇法道人那边,却是必须要争取的。

“这也怪我,天资愚笨,师父教我教得就已经身心俱疲,若是再多几个,恐怕会耽误师父修行。”萧然根本不怕对方拿崇法道人说事,更不介意自嘲。

——他都说了崇法道人带一个徒弟已经够累了,对方要是还提收别的徒弟的事情,那可是诛心之言了!

翰兴真人还真没见过这样厚脸皮的人,差点绷不住。

还好掌门翰景真人见势不妙,打圆场道:“现在的年轻修士真不得了,竟然连火雨阵都能用,虽然境力稍显不足,但也十分不错了。”

众人随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一擂台中,有个修士正使着火雨阵,此人正是蜀中绪氏的那个单灵根。

那火雨十分厉害,眼见着要将对手击败。

翰景真人提到此人,还赞赏连连,就是给绪兴一些台阶下,让他不要继续跟萧然纠缠。

可绪兴心里却想到别处去了,以为翰景真人要跟萧然联手,不让绪氏弟子有进入后峰洞府的机会,所以并不觉得高兴。

他生气地将目光投入擂台中,突然发现了什么,不禁有些快意,微微笑道:“听说这次萧师弟有族人前来,今日一看,果然和萧师弟一样,清隽无双啊。”

目录
公主艳煞久别重逢快穿之七世情缘<唯美类,1vs1,剧情肉>恩将床报[综]人类堕落史山河美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