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听说你喜欢我 > 第107节

第107节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给大佬生了个娃素素 (简体)我是勤行第一人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极品小村民报告王爷:王妃又劫色了最强修真学生最强都市修仙都市之极品帝尊奇门改命师绝世狂妃:神医太撩人都市医仙我的极品老婆春日迟女总裁的神级狂兵摄政王的小闲妻老公又在闹离婚我妈不让我谈恋爱仙帝归来把手握紧

“你干什么?”他痛得质问。

宁至谦眉头紧皱,一双眼睛微眯,乌黑的瞳孔里寒光如刃,如手术刀般要将人切了似的。

他不想服输,但手臂在人手中分毫也动不了,而且痛得他满脸涨红,汗都冒出来了,再也硬气不起,喘着说,“放手,放手!”

阮流筝也是晕了,看着宁至谦那只紧扭着葛青手腕的手,手背青筋都爆出来了,估计葛青的手腕明天会像被鬼抓过一样,一圈乌青手指印……

“别!别动手!放开他!放开他!”她顾不得这许多了,拉着宁至谦的手臂苦苦劝阻,感觉这人是不是打架打上瘾了,近来十分的暴虐……

宁至谦还是一脸鄙视和桀骜的眼神斜眯着葛青,这是阮流筝从没见过的宁至谦,倒有些像那些纨绔子弟不可一世的调调,她开始相信,曾经混迹在十六少里的宁至谦也不是好人了……

但现在不是论他是否是好人的时候,她只想息事宁人。

“宁老师,放开他行吗?放开啊!”她只差说求你了,真怕他控制不住收劲把人手腕给废了!葛青手腕断了还可以接,可他就摊上事儿了!

在她恳切目光的注视下,他终于放开了手,还盛气凌人地甩下了一句,“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流筝面前!”

葛青手臂得救,只见腕子处一圈通红,隐隐泛着青紫,心下窝火不已,有心要硬气几句,可一见宁至谦那架势,又硬不起来,恨气连连地说了一句,“既然你们前夫前妻的还勾搭在一起,又何必去相亲欺骗人呢?”

宁至谦眼一瞪,拳头又举了起来,葛青吓得拔腿就跑。

“出息!”宁至谦鄙夷地看着葛青飞一般钻进车里。

阮流筝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了,打算悄悄溜走,刚迈出一步,听见身后的轻喝,“站住!”

她脚步一顿,没再走了。

“你车呢?”他走到她面前问。

“撞了……”

他默了半天,她低着头,也不知道他什么表情,良久才听见他一句,“我说你好几天没开车了。以后你还是把车停家里,别开了!”

“……”她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担心她吗?她嘀咕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开车其实还是很稳的……”

“我不是担心你!就你那车技,我是担心别人!”他大步往前走去。

“……”什么她的车技?这次分明是别人撞她!

“还不跟来?站那干什么?”他回头一句。

她默默跟了上去,直到上了他的车,她才反应过来,她在这受气小媳妇似的是为什么啊?他的态度越来越差了!最初几次送她,还总是很有礼貌地说,你在这等,我开车过来,今天直接呼喝上了,她又没得罪他……

“车什么时候能修好?”他问她。

“不知道,说修好了打我电话。”

“最好别修了。”

“……”她想回嘴,最后还是忍了,憋了许多气,之前憋的是葛青气的,现在是他。

“明天我来接你,修好之前我接你送你。”

听着他这冷硬得跟石头似的语气,她觉得毫无道理,他这是发哪门子火?所以干脆不出声了。不理!

“说话呢?”他没听到回音,追着问。

还是不理。

“你怎么了?”他侧目,看她的脸色,知道她在生气,轻斥了一句,“自找的。”

她一下火了,“停车!我要下车!”她从来没在他面前发过火啊,不知为什么此刻特别生气。

“这时候闹什么脾气?”他当然不会停,反而给车门上了锁。

听见那一声咔嚓,她更火了,冲着他一顿凶,“我就自找的!全是我自找的!是我自己不自爱,行了吧?不然也不会有污点让别人嫌弃!”

在她吼过之后,车里瞬间安静了。

她也察觉到自己情绪失控,靠了回去,忽然变得很难过,眼睛里渐渐湿润,雾蒙蒙一片。

所有冲动下的语言,都是魔鬼的诅咒,说的全然不是内心的真话。

他终于无奈地叹息,“你啊,也就在我面前横,人家欺负你的时候你怎么像只鸵鸟一样?我说你自找的,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这么美好的姑娘,何必去做让人挑挑拣拣评头论足的事?流筝,你是最好的,没人配得上你。”

阮流筝咬着唇,眼泪流了下来。

他把车停靠在一边,伸手去给她拭泪,伸到一半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伸过去了,在她脸上轻轻抚过,“哭什么呀?这种混蛋,我见一次打一次,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她摇摇头,她哭,自然不会是因为葛青,而是她被世人所鄙视的所谓过去,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不,应该说到现在,都是她心里最圣洁最美好的存在,她容不得别人轻视和侮辱。是的,她以后再也不这么轻易尝试,不会再让她最珍爱的时光被别人鄙视。

可是,她为什么就在他面前哭出来了呀?她从来没有哭给他看……

还有,他还说她只会在他面前横。她怎么就对着他横了呢?她从前也不会这样。

第113章 一杯热巧克力的温度

如此一想,愈加觉得自己不应该,想控制一下情绪,那眼泪,倒是止不住了,好像十几年没在他面前哭过,这次要全部补回来一般,而且,还是为了件莫名其妙不值得哭的事。

他原本是给她擦着泪的,奈何泪越擦越多,他的手便穿过她的头发,按住了她后脑勺,倚身过去,让她靠在了他肩膀上。

车里并不是那么适合拥抱的地点,别扭的抱姿,让阮流筝在靠在他肩膀的瞬间清醒地意识到,这种港湾式的倚靠应该不属于她。

迅速地擦了泪,坐直了。

“不哭了?”他问。

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叹了声,“其实也是怪我自己。”

目录
快穿之杠上反派大boss!被校花打脸之后相遇终有时风流和尚猎艳记霸爱囚婚蜜爱:霍总又双吃醋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