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 > 第189章 段大帅的礼物

第189章 段大帅的礼物

目录
最新都市言情小说: 素素 (简体)我是勤行第一人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极品小村民报告王爷:王妃又劫色了最强修真学生最强都市修仙都市之极品帝尊奇门改命师绝世狂妃:神医太撩人都市医仙我的极品老婆春日迟女总裁的神级狂兵摄政王的小闲妻老公又在闹离婚我妈不让我谈恋爱仙帝归来把手握紧离后重撩

“不要,不要咬我。”婉兮太清楚自己被咬的后果。

若这一口咬下去,吴凌恒回来看到的很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

身后那只娃娃已经扑上来,张口就会咬到自己的脖子。

也来不及多想,她咬破舌尖。

朝眼前穿鬼嫁衣的少女吐了口舌尖血,疼得她捂着脸往后退了许多。

舌尖血是全身血液,阳气最重的。

最是能破邪,更何况婉兮血中还带着充沛的灵力。

这一下,可是把河姑伤的不轻。

婉兮趁此机会猫腰,躲到了一边去。

鬼娃娃扑了个空,掉在了地上。

因为身上插满了钢针阻力减少,还弹跳了几下。

这一弹跳,震出来个东西。

是个透明的玻璃药瓶,瓶子里装了个紫色的液体。

颜色倒是明亮好看,就是煞气重的吓人。

婉兮狐疑的看着,“这是什么东西?”

“啊——”就听那穿嫁衣的河姑惨叫一声,消失无踪了。

就连鬼娃娃身上的煞气,都弱了不少。

被该怨毒狠辣的眼睛,变得无神而又呆滞。

她手里运了灵力,拾起来那瓶子倒也没有被邪气伤到。

瓶子在手中来回的观察,颠来倒去的看。

那液体不像是水,按照物理学来说。

密度好像比水小很多,像是猪油一类的东西。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在鬼娃娃里?

她甚至都有点想打开瓶盖闻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叮叮叮——”电话突然响了。

吴凌恒以前性子孤僻,没什么朋友的。

房中的电话几乎没怎么响过,都是吴凌恒打出去的。

婉兮原地酝酿了一下,随手把瓶子放在电话旁,才接了电话,“喂,你好,这里是吴府。”

“楚婉兮?”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且傲慢。

婉兮对这个声音很陌生,却好像在哪里听过,“我是,你找谁?”

“找你。”他清冷道。

婉兮沉默了几秒,“什么事?”

“想祝你生辰快乐。”他的声音磁性,却冷得彻骨。

婉兮跟紧张了,动了好几下唇,嘴里才发出声音,“我不是今天生辰。”

“那就是我记错了。”他道。

婉兮总觉得来者不善,“你到底是谁?”

“我?你猜猜看。”他冷漠的高高在上的,像个主宰世界的君主。

她停顿了很久,脑海里有一个声音猛然和他的声音重叠,“我……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你的声音……”

“在梦里?”他问道。

婉兮惊声道:“对!就是在梦里!”

“还记得我的样貌吗?”他冷声问道。

婉兮脑海里对他的样子很模糊,但仔细去想竟能慢慢的全想起来,“记得。”

“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他道。

婉兮摇头,“我真的不认识阁下,阁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中?

而且他还知道?!!

“你是从来不看报纸,还是从来没看过吴凌恒的相册?”他冰冷的语调中,终于多了一丝情绪。

虽然吧,是对她的不屑。

婉兮瞄了一眼书架,快速的翻找。

小院偏僻,兰竹不能时时伺候。

屋子她自己也打扫过,是见过一本相册的。

只是没有征得吴凌恒同意,她并没有打开过。

翻了两页,她的身子就定住了。

那是吴凌恒八岁时候拍的照片,旁边站了吴有匪和另外一个少年。

照片的背面写了人名,还有当时拍照的地点。

少年不过是十二三岁,可基本的轮廓都在。

一瞬间就和她梦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个二十岁出头的男人重合了。

那个男人在梦中告诉她,吴凌恒死的早。

他是她未来的丈夫,陪伴她一生的人。

婉兮想明白了,“戏耍我一个深宅妇人有趣吗?段大帅?”

“有趣。”他冷淡道。

婉兮小手都握成拳头了,“我会做那样的梦,也是你在搞鬼吧。”

“手下养了只魇精,闲来无事便试试看。”他承认的倒是轻松容易。

婉兮深呼吸了几次,把怒气压了下去,“我没有得罪过您吧?”

“你要是得罪了我,我还能给你送礼物?”他声音很轻,每一个字却都像鞭炮一样在婉兮耳边炸开。

婉兮困惑,“您送我什么了?”

“洋娃娃,出自法兰西宫廷工匠之手。”他的声音里终于染上了一丝淡淡暖意。

婉兮性子极好,极少和人置气。

却被一个素未谋面的一个男子,气的想把电话砸了,“你对那个洋娃娃做什么?里面还有河姑的鬼魂!!”

“你这是被吓到了,要找我理论?”他毫无平仄的声音,反倒让人更生气了。

婉兮下意识道:“我没有被吓到。”

“里面装着河姑的魂,你能不被吓到?”他好像很期待她被娃娃吓到。

何止是被吓到,差点就被娃娃弄死了。

可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是绝不会在别人面前暴露弱点的。

她也学着他的口吻,冰冷平淡的道:“一把火烧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怕也只是暂时的。”

“别烧。”他只说了两个字。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人,“一个随时会伤害府中人性命的娃娃,留着做什么?”

“你真的跟我想象中差别很大。”他忽然感慨了一句。

婉兮真的觉得段薄擎是个疯子,派人去金陵刺杀吴有匪。

把他的护身戒指踩碎,教夜里鬼怪都去害他性命。

好在吴有匪命大,在监狱里熬过了一晚。

第二一天一早就被接去金陵饭店,不然早就死的硬硬的。

昨儿又让人送来了鬼娃娃,累的她差点叫里头河姑的鬼魂弄死。

从前婉兮在最生气的时候,语调都是温婉柔和的。

想到这些也不生气了,只是语调比段薄擎还要冷,“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聊的,再见。”

“放心好了,它不会伤你的。”段薄擎在她挂断电话之前,强着说话。

婉兮不为所动,“她已经伤我了。”

“不可能。”段薄擎断然道。

婉兮觉得他很可笑,直接放下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那个女少尉的声音,“段大帅送你娃娃,是想保护夫人。”

“什么?”婉兮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又忍不住接听。

“你可以摸它试试,上面的针是伤不了你的。”女人道。

婉兮直言道:“抱歉,我不想尝试。”

“留它在身边真的能保护你。”女人一字一顿郑重道。

准确来说是在恳求,求她别丢娃娃。

婉兮眼神愈发冰冷,“好,我不丢。”

“祝好,再见。”女少尉主动挂了电话。

婉兮眉毛一抬,心里并不打算留着这个娃娃。

为了用娃娃杀人,连娃娃能保护她这样的鬼话都能说出口,这个段军阀当真是不要脸。

只要弄清楚兰竹的情况,一把火烧了这个娃娃是肯定要的。

苏合香有静气凝神的功效,重新点上之后。

她心态平和了许多,坐下来绣女红。

——

巡捕房新盖的监狱,倒是干净宽敞。

安排给孔凤翎的那一间,还特别的明亮。

外头的光,能通过天窗照进来。

数个从元术镇医院请来的医生,在一旁着急忙慌的抢救。

他们一个个心里全都是问号,不明白为什么要拼死拼活救回来一个又脏又臭的老妪。

“她怎么样了?”吴凌恒双手负在身后。

日本大夫是专业心外科的,“心跳很弱,得马上手术。”

“在牢里做,缺什么让人送来。”吴凌恒冷漠道。

日本医生九十度鞠躬,“是,我们一定努力想办法。”

一场手术下来,两三个小时。

唐放和张大都在栅栏后面站着,额头上满是汗。

血味在不通气的牢房中格外的浓重,还有一股子肉腐烂的味道,好几个巡捕受不住都跑出去吐了。

“她身体里怎么会长蛆了?好臭啊!!嘴都烂了。”张大看着满身是溃烂伤痕的老妪,着实不懂她在牢中到底遭遇了什么。

目录
禁爱总裁晚上好卸妆龙城话事人无双巨星之老婆太嚣张重生空间大佬的偏执妻世子爷宠妻失败
返回顶部